C2H2_啥都缺

一无所有



乙缺缺
小野狗/凹凸 坑中
太中双担
A团蓝担
过激双黑,雷安吹
ob11养成中



是个梦想成为文手的假的画手
↑↑↑↑↑在做梦

【双黑】狼来了

cp:太宰治×中原中也
原著:文豪野犬
作者:缺
BGM:careless whisper
一个小摸鱼练练手| ू•ૅω•́)ᵎᵎᵎ
考试是产生脑洞的好时间|ω・)

一个普通下午而已。
海面风平浪静,零星几个港口黑手党一脸严肃地在岸边交谈。倒也不是说有多么严重的事情发生,甚至可以说很闲,只是常年的习惯让他们面部表情如此,以及,在墙头的两位大人。
“好无趣啊。”太宰治坐在墙头,两条长腿挂在外面有一下没一下地晃动着,手指不停地在游戏机的按键上戳,在you win跳出来后,转头,将游戏机递给身后的少年:“your turn,中也。”
中原中也本站在一旁,手上执着支烟,眺望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低头,看着对方手上的游戏机,在做一名称职敬业的上司和扳回太宰治胜过的那一局间犹豫片刻,最终啧一声接过游戏机。
“好无趣啊。”太宰治又在嚷嚷了,“有新的自杀方法吗?比如说被一张纸片割断脖子,虽然是电影中的情节,但听起来也好有趣。”
“哦是吗。”中原中也打了个哈欠,将boss给抹杀后非常自然地开启下一局,“我真诚地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被我踹死。”
回应他的又是一句好无趣没创意。
“好无趣啊……”太宰治又开始嘟哝。
中原中也终于无法忍受,一脚踹在对方屁股上,“你他妈烦死了怎么不去死?”
太宰治乖乖地掉下墙,引起下面一群黑手党的惊呼。
中原中也往下看了眼,只见那人突然睁开眼睛,盯着中原中也看。
“你干嘛?”中原中也被看得汗毛直立,手上的动作也出错了,干巴巴地问道,“打算被我踹死了?”
“不,你说,如果我叛逃,会被黑手党追杀至死吗?”
“哈?”中原中也一脸错愕。
太宰治一骨碌坐起来:“你想想我所拥有的黑手党情报,不管哪个组织都想把我弄过去然后搞垮港黑吧。还有政府那边,足够让所有干部死一百次了。”
中原中也没搭话,用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瞪着他。
“哇不管是红叶大姐的审问还是黑手党破坏下颚再开枪的方法,都好刺激。”太宰治舔舔指尖,抬头看身前的娇小的黑手党,“不过,中也你会先追杀我至死吧。”
中原中也挑眉:“你可以先试试看。”
话虽这么说,中原中也知道那人是最不可能叛逃的。
太宰治眯眼笑了。
“好哦。”
风平浪静,这只是个普通的下午,两个人执行了个普通的任务,打了几局普通的游戏,进行了场关于自杀的普通谈话。

“什么事?”中原中也写完报告纸上的最后一个字,盖上笔盖,抬头看站在门口畏畏缩缩的手下。
“先生,太宰先生不见了。”
“入水去了吧,叫在港口交接货物的人注意一下。”
那下属犹豫一下道:“但是,先生,他,在桌上留了张纸条说港黑待不下去了要去找乐子……跳槽了……”
中原中也挑眉,从抽屉里捞出机车钥匙:“那我就去把他捞出来吧,这报告去给森先生。”他活动了下手骨,“好久没揍人了啊。”

当中原中也把前一秒还坐在自己面前的太宰治踹飞时,招待小姐有些震惊。而后她又震惊地看着似是来砸场子的少年拎着太宰治衣领,朝她走来。
她下意识地往后缩,闭上眼,却没有迎来预期中的重击。睁眼时看到那少年手指点在压在酒杯下的账单上,后从外套口袋中找出钱包,拍了张纸币在桌上。那少年转身看到她时,朝她笑了下,转身就拖着自己搭档离开了,留着她一个人在原地愣神。

“哇,好没意思。”太宰治慢吞吞地跨上机车后座,环住中原中也的腰,“这才几个小时啊。佑子小姐都被你吓到了。”
闻言中原中也朝后看了眼,两个人贴得有点近,能够感受到彼此的鼻息。然后他笑了,笑得很猖狂:“既然你想要小姐姐们开心,我直接把你的住址和电话给她们不就好了。”
“别啊。”中原中也狂野的开车方式,让太宰治发出一声浮夸的尖叫,“未成年还是别骑机车了,会出人命的。”
“你他妈给我闭嘴。”中原中也骂道,似是想起什么,手下一用力,一个急刹车。车轮和地面摩擦而发出的巨大声响让太宰治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你下次再给我折腾,就是两脚加两拳了。还有别让首领知道不然又要写报告。”
“啊这条河真美丽,非常适合入水呢。”
然后中原中也就把他甩进去了,虽然在布料脱手的那刻就后悔了。他盯着水面上冒起的泡泡,犹豫片刻,跳了进去。
那时好像全身湿透地把他捞出来,拎着他衣领怒吼一通。
但太宰治向来不长记性,就有如明知道嘲讽中原中也的身高会挨揍,却还对这种语言上占优势的行为充满兴趣。过了半个多月,又有部下说太宰先生消失两天了。
前几次中原中也还有兴致把他从各种地方捞出来,然后一通揍,最严重一次直接打进医院,架了张桌子在病床上,逼迫太宰治用他那没骨折的手写报告。
再后面几次他都厌烦于这种游戏了,放任太宰治不管,或是直接打个电话给织田作之助,叫他把人拎回来,虽然他也不知道每次织田作找到那人,多半会被拦下,喝酒喝个尽兴后才回来。
“你怎么闲成这样子。”织田作之助看身旁年轻的港口黑手党干部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玻璃杯,“都能把你那搭档弄得那样无所谓了。”
“哪有,任务报告不还是得写。”太宰治鼓起腮帮子,“他不过是相信我不会真的叛逃罢了。”他啵一声把口腔中的气放掉。
“不过我确实不会真的跑。”

这样持续了半年多,直到他出差,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出差后那人还有没有瞎折腾。

然后,半年后,他真的叛逃了。
也是个普通的日子。
那天中原中也刚从欧洲回来,拖着一大箱收集来的各种红酒和半年来看到的奇异帽子下飞机时,只见零零散散几个人,一脸紧张与尴尬,看到他出现在机舱门口时,立正,腰板挺得笔直。
中原中也愣了愣,下意识地扶扶帽子,想自己不在了几个月居然还威信暴涨。
但当他轻轻巧巧地落地时,他那最得力的部下开口道:“中原先生,太宰先生,叛逃了。”
中原中也没多大反应:“今天几月几号?”
“4月25日。”
中原中也把箱子递给部下,从他手中接过车钥匙:“愚人节早过了还和我玩这个。”
“但太宰先生真的已经消失半个月了。”
“上次是一个星期,不过就延长了一倍。”中原中也没多大反应继续往前走,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等等他翘班时落下的工作不会都要我来处理吧?”
“不,BOSS已经下令抓捕太宰先生了。”
“啧,居然闹得那么大。你们还没捉到?”中原中也狐疑道,“不就经常出没的几个地方,酒吧,游戏厅……”
他的话被电话铃声打断,是尾崎红叶。
中原中也忽然就有点慌,他接通电话。
“小子。”女子声音冷冰冰的,“太宰治叛逃了。虽然和你不一定有关系,但反省报告这几天交给森鸥外大人。”她似是看出中原中也想要反驳,“别自欺欺人了,干部公寓毁得一干二净,办公室也什么都没留下。”
“有关黑手党的信息泄露一事有多严重,不需要我说吧。”
中原中也应了一声,说自己一定会尽全力将叛徒捉回来。
至少他在开车的时候还没完全相信这件事。
在港口黑手党大楼的电梯里上升时也没相信,站在森鸥外的办公桌前时,看到他以一脸严肃取代以往的嬉皮笑脸时,却觉得所有他找的借口都有点苍白了。
什么叛逃游戏。
怕是真的逃了吧。
首领倒也没问他是否知道太宰治在哪里,还有没有联系方式,虽然中原中也考虑过要不要把他的私人号码交出去,太宰治把自己号码存进来时,自己也是本着可以在太宰治的红颜来找自己时可以把太宰治的号码甩出去。

他自从下飞机以后就没停过,写报告,处理太宰治丢下的烂摊子,在港口奔波,回到家时已经是大半夜,虽然夜晚是黑手党的活动时间,但这对连时差都还没倒过来的中原中也来说有点痛苦。
他鞋子都没脱,就翻出手机,想在联系人里面找太宰治的名字。来来回回看了几遍没找到,中原中也有点愣神,想起自己几星期前因为对方连番电话轰炸把他关进黑名单。
那个列表里也就他一个名字孤零零地躺着。
太宰治。就三个字,经常见,有时写报告需要署名时找不到他人,也是自己代笔仿他的签名。但看久了也会不认识。
中原中也骂骂咧咧,把那人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后,拨了出去。
他酝酿了满腹的脏话,从问候祖宗十八代到各种生殖器。从进了港黑后,在红叶大姐的指导下,他几乎不怎么说这种话,大概也是为了端自己作为上司的架子。从羊时期遗留下来的,本该除日常骂太宰,早忘光的,不知道被他从哪里全部扒出来。
但在拨通后他卡壳了。
就像装液体的酒瓶,被瓶塞堵着,啥都出不来。
对面传来微弱的呼吸声。
正在中原中也觉得现在骂人有点没底气,问那男人为何叛逃又显得特别矫情就像自己舍不得对方时,太宰治开口了。
“中也。”
“我操你妈。”中原中也没等太宰治继续,直接停止与塞子做斗争,用蛮力打碎瓶口。
对方嘟嘟哝哝应了一声。他那边很安静,明显不是在嘈杂的闹市或者酒吧这种以前两人经常泡的地方,隐约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比较偏的,小区或者是郊区。中原中也以经验判断道:“你他妈居然还敢接电话,不怕我定位?”
“中也这是在担心我吗?”
“我,操,你,妈。”
“其实定位也没关系,反正抓不到,我也再也不会来这里……恩……也说不准。”
中原中也听到对面传来撕扯胶带纸的声音:“哦我是不是还要恭喜你叛逃成功,能被大姐审问能被破坏下颚能被我踹死。”还没等对方回答他又凉凉地补充道,“何必呢,帮你自杀这件事我向来很乐意,直接说不就行了,还要发动一堆人出来找你。”
“啊被中也踹死一点都不开心。好了没事我就挂了。”太宰治似是和胶带斗争完了,语气愉悦道,“还有,有空多喝点牛奶。”
中原中也愣了愣神,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是忙音了。
操你妈无处释放,又被吞回肚子里。
从欧洲带回来的东西还堆在门口没有收拾。
他踩着皮鞋,将帽子挂在衣帽架上后,从那箱子中翻出一瓶89年的柏图斯,又转到厨房捞出一个红酒杯。
酒液顺着杯壁流淌而下,玻璃的反光映着酒红色的液体,异常静谧。
半满时,窗外传来巨大的爆炸声。
中原中也手上动作一顿,放下酒瓶,托起酒杯,缓步朝窗边走去。
有辆车起火了。
是他的。
消防车还没赶来,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打过火警电话,反正中原中也懒得这样做。远处站着些人,指指点点的,估计是在可惜一辆豪车的损坏。其中一个一头棕黑乱毛,身着驼色风衣,似在往他这边看,不仅如此,还挥了挥手。
中原中也看了一会儿,嫌无趣,离开窗边坐到沙发上。一旁的手机不停地响着,估计是大姐或者下属打来的,他伸手关机。
最后一点太宰治在玩叛逃游戏的希望没有了。
虽然高级公寓隔音效果良好,但还是能听到窗外嘈杂的声音。
中原中也伸手,挡住眼睛。
“我操你妈的太宰治。”

中原中也曾在羊的一群孩子面前讲狼来了的故事,在所有孩子认为那牧羊人活该,死得大快人心的时候,那书本中的村民们,可曾有后悔过。
若是发现那孩子在说谎后进行教育,哪怕是揍一顿也行。
大概那孩子也就不会被狼吃了。

许是太放任。
许是不够关心。
许是还没把他揍到能躺进医院ICU。
中原中也无法像太宰治那样说自己对对方无所不知,就像他对这几次以来太宰治的心态是否发生变化一无所知。
有那么点后悔。
让那家伙被不知名的东西带离了港口黑手党,脱离双黑。
虽然自己发现也不一定能做什么。
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

“我操你妈的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把手移开,面色冷静地拾起一旁的手机开机。
刚开机便有电话拨入。
“喂。”他语气平静。

end

第一篇写完的双黑
第一次写短篇
滚去肝贺文和贺图了| ू•ૅω•́)ᵎᵎᵎ

评论

热度(37)